官盗三国杀?

曹操到底有没有设立过盗墓的官职呢?

看过盗墓类小说的都知道,盗墓分为四大门派——摸金校尉、发丘天官、搬山道人、卸岭力士。

摸金校尉重规矩、发丘天官重合作、搬山道人重技术、卸岭力士重工具,四大门派各有所长。

盗墓在中国自古有之,最早有盗墓记载的是《吕氏春秋》,提到当时的陵墓“具珠玉玩好财物宝器甚多,无不抇(hu,三声,挖掘之意)之墓”,至汉代经历文景之治后,国库充盈,厚葬之风盛行,汉末盗墓尤为猖獗,汉墓也是被盗的最多的陵墓,更有传言汉墓十室九空,一个汉墓甚至能找到不同朝代的盗洞,而摸金校尉更是坊间传言盗墓最厉害的。

有许多人会有疑问,校尉明显是官职名,那么摸金校尉在历史中真的存在吗?

上图_ 《吕氏春秋》是秦国丞相吕不韦主持下, 集合门客们编撰的一部黄老道家名著

01

摸金校尉一词最早出现在汉代陈琳的《为袁绍檄豫州文》中:

又梁孝王,先帝母昆,坟陵尊显;桑梓松柏,犹宜肃恭。而操帅将吏士,亲临发掘,破棺裸尸,掠取金宝。至令圣朝流涕,士民伤怀!操又特置发丘中郎将、摸金校尉,所过隳突,无骸不露。

这句话的背景是曹操奉献帝之命讨伐不忠于汉室的臣子,袁绍为了攻打帝都师出有名,让手下名士,当时身为建安七子之一的陈琳写讨伐曹操的檄文,文中历数曹操的各项罪状,连他父祖也不放过。

陈琳在檄文里写曹操亲自帅兵挖掘汉代尊贵的梁孝王墓,破坏棺木,掠夺墓中的陪葬品,甚至专门设置了两个官职,发丘中郎将和摸金校尉,由他们带领手下去盗墓,将所获之财用以军饷,凡是他们去过的地方,骸骨暴露。

但是在当时的其他文献和史书中,并没有记载曹操盗墓换取粮饷的事件,按照中国古代黑曹操的大趋势,如若曹操真的专门设置摸金校尉,必定会被口诛笔伐。

且曹操一直立的人设是匡扶汉室,行事也是以汉天子名义,按照中国死者为大的传统,动人坟墓必将遭人唾弃,曹操断不会明目张胆的设置官职去盗墓而落人把柄。

上图_ 曹操(155年-220年)

檄文中说曹操盗的墓是汉代梁孝王墓,后来清末杨守敬所编写的《水经注疏》也说:操引兵入砀,发梁孝王冢,破棺,收金宝数万金。

但是实际上我国考古学家80年代在汉梁孝王墓里还发掘出了2万多件珍贵文物,例如大名鼎鼎的金缕玉衣。由此可见此墓并没有大规模的被盗,证明陈琳在檄文里的所言要么夸张要么是假的。

显然陈琳的这篇檄文更像是为了政治服务的污蔑,而后世说曹操设置摸金校尉的大多被这篇檄文影响。

但是非常有趣的是曹操后来写了一篇《终令》:

古之葬者,必居瘠薄之地。其规西门豹祠西原上为寿陵,因高为基,不封不树。

简而言之,就是要求自己以及后代要进行薄葬。

上图_ 宋前废帝刘子业(449-466年),小字法师

02

正史中其实记载过摸金校尉这个官职,不过不是曹操,是南朝宋废帝刘子业。

刘子业,作为南朝宋的第六位统治者,只在位两年,史称废帝,在位期间荒淫残暴,性格癫狂,他能明目张胆的设置官职去盗墓并不稀奇。

《南史卷二宋本纪中第二》记载:

帝少好读书,颇识古事,粗有文采,自造《孝武帝诔(lei三声)》及杂篇章,往往有辞采。以魏武有发丘中郎将、摸金校尉,乃置此二官,以建安王休仁、山阳王林祐领之,其余事迹,分见诸列传。

这是正史中唯一明确提到帝王设置盗墓官职的,且直言不讳的说明刘子业是模仿曹操,显然这个废帝也是被陈琳那篇讨曹文章影响。

上图_ 陈琳(?-217年),字孔璋

03

除了出现过的发丘中郎将和摸金校尉,史书中未再提起过盗墓官职,更无从说起盗墓门派,若非将盗墓划分门派,或许分为官盗、民盗更为合适。

官盗是官方组织的对古陵墓的盗窃行为,古代的官盗其实挺多。

三国杀官盗是什么意思?

窄版是属于官盗,一般包含各种扩展包和卡牌。宽版是纯粹的正版卡,身份模式就身份模式,国战的就是国战的

盗墓分为哪两派?都有什么学问?

官盗和民盗,如果按地域分,就有北派和南派。

搬山道人

“搬山”采取的是喇叭式掘丘,是一种主要利用外力破坏的手段。他们大都扮成道士活动,正由于他们这种装束,给他们增加了不少神秘感,好多人以为他们发掘古冢的“搬山分甲术”,是一种类似茅山道术的法术。

搬山一派,最早在秦汉时就有雏形,但是兴盛于于清朝中叶,机关阵法是其所长,破解坟墓中各类机关很是拿手。风水上只是粗通门道,但与其他三派相差较远。搬山道人行事多独来独往,从不与他人合作。传统武功比摸金强一些,但对付僵尸多用提前设置的阵法,以及自制的各种小型手工武器。

其前身与茅山略有渊源,但因为理念原因,也是互相排斥。因为创派时间比较晚的缘故, 继承风水法术不多,对传统行规彻底无视,被其他门派所排斥,所以极少表露真实身份,以道士的身份周游国内各地,没有太强烈的善恶与民族观念。

搬山道人行规

搬山道人掘丘,只为求财,虽通机关,但一贯以破坏为主,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但为人身安全及销赃渠道计,亦有自然形成而流传下来的种种套路。细节暂时不详. “卸岭力士”介于绿林和掘丘两种营生之间,有墓的时候挖坟掘墓,找不着墓的时候,首领便传下甲牌,啸聚山林劫取财物,向来人多势众,只要能找到地方,纵有巨冢也敢发掘。卸岭门据说创始人得仙人传授,有令人力大之法,所以卸岭门门人,多是力大无穷,通晓武功之人,因此被称为力士。当年威震九州的吕布也曾是卸岭门传人,为董卓筹备军饷,曾挖掘过多位汉皇墓葬。

此派于北宋期间经过逐步互相交流融合,吸收了摸金与崂山派两派特色,形成了具体的流派,对风水术法有自己独特的认识。擅长于破坏法阵,熟悉各类风水地形的的弱点。

元蒙时期,因敌视元蒙政权,被大肆迫害,于是展开全面报复,以破坏成吉思汗陵的风水,败坏元朝江山为己任。最终破坏了成吉思汗几处附陵,恢复汉人江山。也因此和蒙人结下世仇,蒙古占据天下时,曾发出金鹰令,召集一只集合了天下刺客的秘密组织追杀卸岭门人。据说直到今日,这一只刺客集团的后人依然遵循祖训,追杀卸岭门门人。也正因为如此,卸岭力士最为隐秘自己身份,非本门之人虽夫子妻儿也不会告知自己的身份。卸岭门门人后来淡出中原,曾经多活动于苗疆外蒙西北一带,近代也中亚北非欧洲也曾经出现过他们的踪迹。

卸岭力士多是极端的民族主义者,对华夏一族的传承很是重视,虽然活动范围不在中原,但传人只在汉人内寻找,对可能危害到汉人中原政权的国家,无所不用其极。精擅传统武功,行迹类于侠客。轻视现代科技产品武器,但对近代科学理论颇有研究,致力于将风水阵法等理论与科学理论结合起来,并偶尔制作阴气测量仪,针对僵尸的干扰波发生器等产品。 发丘将军到了后汉才有,又名发丘天官或者发丘灵官,其实发丘天官和摸金校尉的手段几乎完全一样,只是多了一枚铜印,印上刻有天官赐福,百无禁忌八个字,在掘丘者手中是件不可替代的神物,号称一印在手,鬼神皆避。此印原型据说毁于明代永乐年间,已不复存于世。

与摸金一派的手法接近,技术上稍微逊色,但比较注重众人合作。古代经常以当铺的朝奉,古董商等身份为掩饰。不轻易出手,偶尔行动多针对某些大型陵墓,是四派中唯一不忌讳与官方合作的一家。清代因为外族迫害,流亡海外,多活动于东南亚及美洲一带,曾经在诸多大型古代陵墓发掘队中发现过他们的身影。国内余支多以考古学者的身份混迹于政府部门。

卸岭力士

卸岭派行规

卸岭派这一派主要用鼻子闻,为了保持鼻子的灵敏程度,都忌烟酒辛辣之物。用铁钎打入地下,拔出来之后拿鼻子闻,铁钎从地下泥土中带上来的各种气味,还有凭打土时的手感,地下是空的,或者有木头,砖石,这些手感肯定是不同的。

真正的大行家对洛阳铲那些东西是不屑一顾的,因为地下土壤如果不够干燥,效果就大打折扣,特别是在江南那些富庶之地,降雨量大,好多古墓都被地下水淹没,地下的土层被冲得一塌糊涂。

卸岭派长期被蒙人追杀,门人多朝不保夕,为图自保,千百年来前辈的规矩多有变动。并演变出种种新的行规,比如从不对汉人甚至华人的陵墓出手等等。具体细节暂时不详。

发丘将军

发丘将军到了后汉才有,又名发丘天官或者发丘灵官,其实发丘天官和摸金校尉的手段几乎完全一样,只是多了一枚铜印,印上刻有天官赐福,百无禁忌八个字,在掘丘者手中是件不可替代的神物,号称一印在手,鬼神皆避。此印原型据说毁于明代永乐年间,已不复存于世。

与摸金一派的手法接近,技术上稍微逊色,但比较注重众人合作。古代经常以当铺的朝奉,古董商等身份为掩饰。不轻易出手,偶尔行动多针对某些大型陵墓,是四派中唯一不忌讳与官方合作的一家。清代因为外族迫害,流亡海外,多活动于东南亚及美洲一带,曾经在诸多大型古代陵墓发掘队中发现过他们的身影。国内余支多以考古学者的身份混迹于政府部门。

发丘将军行规

发丘将军行动多同时邀集多人,做好详细计划,对可能出现的情况做出应对措施。然后按部就班,依次进行。因此在掘丘过程中危险性最低。而麻烦多来自事后分赃保密等等程序,因此有所针对地产生了一系列规矩。但具体细节暂时不详

崂山派

崂山道士擅长于驱鬼捉妖,镇压僵尸,诅咒解咒,传统中医,地脉风水,内家功夫等

其中地脉风水与传统功夫两法分流到山贼组织,形成了卸岭力士一派。曾经辉煌一时的绿林军中多有崂山门下。唐末义军领袖黄巢就传说学过崂山之术,并曾经在陕西挖过多处唐墓以充军饷。而崂山派内部这些本领却逐渐失去传承。

崂山道士多以驱妖捉鬼,周游行医为生,也有人为富豪官宦服务,对付他的敌人。崂山弟子素来以不分正邪,行事胆大妄为著称,号称只尊天命,不理人情,弟子中颇多和四大门派合作盗掘古墓牟利之人。四大门派中回避僵尸的法器药物,也多为崂山弟子所创。与茅山为宿仇。

茅山 茅山一派擅长寻穴找墓,风水祭祀,迎亲典礼,机关阵法,相面测字,看八字,算吉凶,甚至逆天改命等等。其中机关阵法,与搬山分甲术意外流失,形成了掘丘一行中的搬山道人一派。

茅山派人多以道士身份,巡游四方,以参赞红白喜事,看风水找坟地,看相算命等行为生。茅山派认为天命虽不可违却可变,所以最擅长利用墓穴改变他人命运。也因此和掘丘者水火不容,中土墓穴中的守墓机关,号称有半数为茅山弟子所创。

茅山崂山两派为宿仇,结仇原因因为年代久远,已经难以追溯。实际上后人多是因为谋生过程中产生冲突。崂山道人惯于破坏墓葬取利,茅山弟子则要费尽心思研究如何不让人掘丘破运,一来二往两派中人死在对方手下不计其数,数千年岁月下来,仇恨之深,集合江海也不可洗清。

到了近代,尤其是文革时期,两派都被极力打压,又没有出逃外国的经验,几近失传,开放后,随政策的放宽,又逐渐兴盛起来,但声势大不如当初。不过在港台东南亚日本韩国等华语文化影响范围内,两派依然颇有影响力。

茅山一派擅长寻穴找墓,风水祭祀,迎亲典礼,机关阵法,相面测字,看八字,算吉凶,甚至逆天改命等等。其中机关阵法,与搬山分甲术意外流失,形成了掘丘一行中的搬山道人一派。

茅山派人多以道士身份,巡游四方,以参赞红白喜事,看风水找坟地,看相算命等行为生。茅山派认为天命虽不可违却可变,所以最擅长利用墓穴改变他人命运。也因此和掘丘者水火不容,中土墓穴中的守墓机关,号称有半数为茅山弟子所创。

茅山崂山两派为宿仇,结仇原因因为年代久远,已经难以追溯。实际上后人多是因为谋生过程中产生冲突。崂山道人惯于破坏墓葬取利,茅山弟子则要费尽心思研究如何不让人掘丘破运,一来二往两派中人死在对方手下不计其数,数千年岁月下来,仇恨之深,集合江海也不可洗清。

什么人是强盗?

什么是强盗呢?一般意义上的强盗,指的是用暴力强制地把属于他人的财产据为己有。但是,只要我们认真地考察一下人类历史和现实社会,就会发现,直接使用暴力的强盗毕竟只是少数,还有很多不直接使用暴力、手段非常隐蔽、不一定只是盗窃财富,但比起直接使用暴力、仅仅盗窃财富的强盗更狠毒、更难防的强盗。 我们可以这样来定义强盗:直接或间接使用他人不能抗拒的某种个人的或社会的力量,把他人的财产据为己有、伤害他人的生命、限制他人的自由。凡具有此种行为的人,都可以称为强盗。 强盗的分类 既然我们这样定义强盗,还必须对强盗进行某种分类。依据什么东西对强盗分类呢?最好的办法是依据强盗进行盗窃的工具对强盗进行分类,因为这样可以使人们对强盗的分类和判别有一个较为客观的标准。 按照强盗进行盗窃所使用的工具,大致上可以把强盗分为如下六种类型。 第一是“偷盗”。 这种强盗进行盗窃的工具主要是个人体能上或智能上的某些特殊的“功能”,如能够“飞檐走壁”,能够选择不被人发现的时机等。 这种强盗主要以财产为目的,盗窃时偷偷摸摸,上不了大雅之堂。当然,也有高明的“梁上君子”成为人们闲谈的笑料或心目中的英雄,但这毕竟只是神话,一个人的身体功能再强也强不过一只猴子,靠偷偷摸摸的盗窃,始终成为了气候。 第二是“抢盗”。 这种强盗进行盗窃的工具也同样是个人体能上或智能上的某些特殊的“功能”。与“偷盗”不同的是,这种强盗主要以直接的体能暴力为主,再辅以各种暴力工具如刀剑、枪支等。当然,这种强盗也还需要一种特别的智能,这就是如何逃掉人们或专门辑盗者的追捕。 这种强盗也主要以财产为目的,但比起“偷盗”来,这种强盗本领就高多了。“抢盗”是明杖执火地盗,如果被抢者不如抢者,只有乖乖地交出财产,否则就性命难保。 不过,现代社会中有很多抢盗变得“文明”多了,似乎已经有了一条不成为的规矩:只抢财产,不伤人命。不过,在现实中,“抢盗”们自觉地遵守这条规矩也还是非常困难的,既劫财、又伤命的抢盗事件也时常发生。 第三是“财盗”。 这种强盗进行盗窃的工具是“财产”和智能。“财盗”进行盗窃的目的也主要是为了获得财产,但比起“偷盗”和“抢盗”来,“财盗”的盗窃方式要“文明”多了。 “财盗”并不靠直接地偷和抢等暴力获得他人的财富,而是靠手中的“财富”来获得某种垄断力量。表面上看起来,“财盗”和被盗者是通过“平等的”交易实现的财富的转移,但实际上,由于一方拥有垄断地位,另一方毫无讨价还价的余地,这另一方也就等于被盗,拥有垄断财富的一方实际上也就变成了强盗。 第四是“知盗”。 这种强盗进行盗窃的工具主要是强盗大脑中的知识和运用知识的智能。“知盗”比起财盗来更加“文明”,他们和直接地偷和抢毫不沾边,而是靠大脑中的“知识”来获得某种垄断力量。 表面上看起来,被盗者的几乎是“自愿”将财富送给“知盗”的。尽管“知盗”获得财富的手段极为“文明”,但其实质和“财盗”并没有什么差别,只不过“知盗”利用的是对“知识”的垄断。 第五是“德盗”。 这种强盗进行盗窃的工具是强盗大脑中的“道德”和运用“道德”说服他人“自愿”交出财富、自由甚至生命的本领。“德盗”虽然也盗窃财富,但更喜欢盗窃的却是人们的自由和生命。“德盗”不仅比“财盗”更加“文明”,而且比起“知盗”更加高尚。 “德盗”几乎视财富如“粪土”,满嘴里喊的都是“仁义道德”。只不过,他们高喊“仁义道德”的目的正好是为了麻醉被盗者。大量的被盗者听了这些充满“仁义道德”的话语,自愿将财富送到“德盗”手中。 这种强盗不仅文明,而且高尚,其盗窃手段也就更加高明。 第六是“官盗”。 这种强盗进行盗窃的工具是手中掌握的政治权力。“官盗”比起上述任何一种强盗都要方便盗窃。“官盗”不仅盗窃财富,同样也盗窃生命和自由。在某一特定的时刻,到底要盗窃什么,要视具体情况而定。 “官盗”掌握了政治权力,他们可以利用手中的政治权力为社会成员设置各种各样的关卡。社会成员为了生存或发展,不得不通过些关卡。而为了过这些关卡,就不得不对“官盗”行贿。这样,“官盗”根本不用自己动手,财富就有人自动地送上门来。 “官盗”要盗窃人们的自由和生命也并不十分困难。不过,不到万不得已,“官盗”还是不会将人们的自由和生命盗窃的干干净净。为人们保留一些自由,“官盗”也就可以长久地盗窃。 上述分类主要只是以盗窃使用的工具对强盗进行分类。按照其他的标准,还可以对强盗进行其他的分类。如可以将强盗划分为“群盗”——利用群体的力量进行盗窃和“散盗”——仅用个人的力量进行盗窃。还可以将强盗划分为“专业盗”和“业余盗”等。这些分类与本文探讨的主题关系不太大,这里也就不作详细的介绍。

官盗的介绍就聊到这里吧,感谢你花时间阅读本站内容,更多关于官盗三国杀、官盗的信息别忘了在本站进行查找喔。

标签:官盗